徵居家服務員:有照顧服務員證書、丙級單一證照(鹽埕區.鼓山區.左營區.三民區) +++ 本期會訊已出刊,如有需要可連結下載或來電索取! +++

照顧者文章-佛法助我迎向生命陽光

列印
分類:最新消息

憂鬱症,是現代社會重大疾病之一。曾患憂鬱症的林淑美菩薩,是法鼓山資深悅眾,運用佛法走過生命幽谷的她,無私地現身說法,希望患者及身邊親友,勇敢面對憂鬱疾病,重新迎接美好的生命陽光。◎林淑美

四、五年前,有一段時間身體生病,情緒也低落到谷底。整天躺在床上,卻無法睡覺,提不起精神做任何事,連吃飯、走路、更衣、洗澡都困難。閱讀時,每個字都認識,但無法理解、無法進入其中情境,與人應對很吃力;最糟糕的是,所有念頭都是負面的:走在路上想撞車、下樓梯想滾下去,同修帶我去澄清湖「散心」,自己卻一直想跳進湖裡。

我不敢執行念頭的指令,但這些負面想法,讓我充滿恐懼,日子過得非常艱辛。

遇上憂鬱症 開始隱藏自己

經過同修一再勸說,終於去看身心科醫生,判斷是中度憂鬱症。醫生囑我多曬太陽、過規律的生活、到戶外散步、每天大聲誦經半小時。雖開了藥,但也叮嚀光吃藥不會好,一定要靠自己努力。

起初很不服氣,只是心情不好,怎麼說是憂鬱症呢?覺得自己學佛還弄成這樣,實在很丟臉,對不起法鼓山、對不起聖嚴師父的教導,心情更低落。剛開始隱藏這個祕密,自己躲在家裡,自怨自艾。後來慢慢學習面對,讓別人知道我的狀況,從此,關懷的因緣一個一個進來。

那時候,我似乎只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,就是大聲誦經,一天一部《地藏經》。每星期去看診,醫生第一句就問:「有沒有誦經?」雖然坐一個多小時誦經非常吃力,但那時母親剛往生,發願持誦四十九部《地藏經》,之後改誦《金剛經》及〈普門品〉。

一次只走一步 跨出戶外

我開始坐在家裡的陽臺曬太陽,並鼓起勇氣試著走出戶外。但心中低落情緒極為鮮明,實在舉步維艱。想起師父說「一次只走一步」,便嘗試只注意跨出的那一步,以及腳踩地上的感覺。慢慢地,走了一步、又走一步,每一步都困難,每一步也是成功的鼓舞。

雖然心情還在谷底,對戶外的藍天、綠樹、青草還是沒有感覺,卻是跨出戶外的一大步。

情況最不好時,成天躺在床上,無法入睡,也起不來。同修下班回家,看我沒做飯,就下廚煮好晚餐。

看著一桌飯菜,一點食欲都沒有,且心中無比恐懼。根本不想吃,怎麼辦?同修一再鼓勵,於是試著只注意手拿筷子,看看能不能夾菜、能不能把菜送進嘴裡。雖然不想吃,仍試著咀嚼口中食物,由粗到細、到糜爛,再緩慢吞嚥。就這樣,我吃了一口飯,每一口飯都吃得辛苦,但我知道自己可以開始吃飯了。

念觀音聖號 祈願眾生離苦

有一天,一位師姊來關懷,我告訴她不能睡覺的事,她說臺灣有三百萬人不能睡覺,我聽了嚇一大跳,去問醫生,醫生說,正確數字是五百萬人有睡眠障礙。這對我是極大刺激,不能睡覺是很苦的事,怎麼一個小小臺灣,竟有五百萬人在受苦呢?那全世界睡眠障礙的人,數目豈不是更驚人?

當天晚上,躺在床上想著這件事,心中非常不忍,就勇敢發願:祈願不能睡覺的苦,都由我來承擔(反正再壞就是不能睡覺而已);祈願全臺灣、乃至全世界的人,都能一夜好眠。合掌祈求著、祈求著,天亮時,我對自己有一點滿意,雖然整夜無眠,但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。

過了一星期,開始想著:自己又老又病,這樣的祈求對眾生有用嗎?於是開始祈求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,佛光普照人間,讓一切眾生都有適當的睡眠場所,讓一切眾生都能夜夜好眠。心中有一搭、沒一搭地,開始誦念「南無觀世音菩薩」、「南無觀世音菩薩」。生病以來,提不起心力念聖號,但想到眾生的苦難,願力倍增,一夜又一夜地練習,已慢慢可以將「南無觀世音菩薩」接續起來。

練習用禪法 包容負面想法

不久,幾位師姊不約而同建議我去學太極拳,當時暈眩嚴重,心想怎麼可能?抱著姑且一試的態度,到附近的公園學習。一開始學貓步,試著用慢步經行的方法跨出每一步,心雖不清楚、情緒雖低落、身體雖搖晃,仍學著將身體放鬆。

一星期後,開始練習讓心放鬆,不再管心情低落,只注意跨出的每一步。大約走了兩個星期,晚上可以睡五分鐘了;又過了半個月,可以睡十五分鐘。這些小小的進步極為珍貴,大大鼓勵我持續以禪修方法練拳。等到學習拳架時,可以不費力地將八式動禪的心法用上,即使每次維持的時間不長,經由一再地練習,身心慢慢鬆了,心情也由黑暗的谷底,看到了一絲陽光。

心中一個接一個的負面想法,曾使我恐懼萬分,非常沮喪。後來,學著用打坐時的方法,面對妄念不迎不拒,任它來任它走;更進一步,每當察覺一個想自殺的念頭,就加上三句話:「我要活下去、我要好起來、我要快樂起來。」一天練習無數次。這三句話簡短有力,深深鼓勵自己,晦澀的生命因此透出曙光。

當初病重時,很想好起來,隨著日子一天天過,毫無好轉跡象,於是死了心,索性想著這輩子都沒睡也沒關係、不能閱讀也沒關係、都想自殺也沒關係……。就在學習接受包容、與最糟的狀況和平共處後,心中的「苦」開始消減,病情也奇蹟似地緩慢好轉。

重見天日 感恩眾人陪伴關懷

同修的陪伴,是我最大的支撐。當時每天講同樣的話,他耐心聆聽;變得呆滯癡傻,他毫無責備之意。雖如行屍走肉,為了不忍傷他的心,勉強自己該吃飯時吃飯、該洗澡時洗澡,甚至做少少的家事。他除了陪我看醫生、散步、練拳,還帶我去墾丁、阿里山、日月潭,乃至出國到俄羅斯。法師及許多師兄姊的關懷,也是一大助力,每次想自殺時,心中浮現大家關懷的身影,讓我勇氣倍增。

禪修的觀念與方法,曾一點一點丟失,掉入憂鬱深淵後,又一點一點找回來,才重見天日。生命最困頓時,昔日在禪堂學到的觀念與方法,自然湧現,發揮最大的功效,助我走出憂鬱的幽谷。回顧這段生命低潮,心中無比感恩。

 

本文引自法鼓雜誌http://www.ddm.org.tw/maze/293/page8.asp

家庭照顧者支持團體 照顧路上與您同行

807高雄市三民區十全一路68巷34號 電話07-3223839 傳真07-3133835